雙美品箫

时间:2016-05-24 15:54

.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被征服的女人是最美的!而祺雯本身就是最無可挑剔的絕世佳人,最無可挑剔的絕世佳人以最美的姿態展現在自己的眼前!男人的心里是激動的、興奮的,但又是極其冷靜的。因爲這是他最想得到的,他終於得到了!


    男人是得寸進尺的動物,大奇明白這個道理。但是,得寸進尺是一件多麽美好的事情!因爲得寸進尺自己已經得到了真正的人間仙子——周祺雯。從到身心自己都真正地得到了她!


    “來吧,雯兒,別害羞。用……用舌尖……”大奇溫柔地說道。他開始細細地指導起祺雯應該如何用舌、如何用唇、如何用齒“伺候”好自己的風流物。美豔的仙子雖然嬌羞不已,但她還是慢慢地照做了!


“來吧,雯兒,別害羞。用……用舌尖……”大奇溫柔地說道。他開始細細地指導起祺雯應該如何用舌、如何用唇、如何用齒“伺候”好自己的風流物。美豔的仙子雖然嬌羞不已,但她還是慢慢地照做了!


    她開始將紅如丹朱又略微撅起的雙唇裹住自己嘴內的物件,並緩緩地擺動玉首吞吐起來。


    “雯姐姐,我們一起來吧。”小老婆慕萍看著祺雯說道。她對著大奇微微一笑,用力地甩了一下自己的秀發也跟著雙膝著床跪在了男人的面前。


    大奇很感激地看著慕萍。他知道自己應該感謝慕萍,確切地說應該感恩慕萍!沒有她,自己根本不可能擁抱祺雯;沒有她,自己根本不可能得到祺雯;沒有她,自己更不可能征服祺雯!她確實是真正地愛自己,也是真正地幫助自己的。


    要感謝老天爺將慕萍這樣的賢惠美人妻賜給了自己,也要感謝老天爺給了自己這麽多。其實自己心里清楚,不要說祺雯,換成普通人這輩子能娶慕萍這樣的大美女做妻子都會一輩子深感成就和驕傲!而自己卻同時擁有了她們,同時得到了她們,更同時征服了她們。


    看著兩位美豔性感的夢中情人祺雯和慕萍同時並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大奇開始深深地呼吸著。他左手輕輕撫著祺雯的額頭,右手輕輕撥著慕萍的秀發,任憑二女用唇舌外加柔荑溫柔地伺候著自己的風流物。


    大奇心中充滿了驕傲和自豪,他開始仔細地欣賞起兩位老婆用唇舌“伺候”起自己的風流物來。


    祺雯口中噙著“小奇”的頭部,慢慢地吞吐著,舌尖更是不斷地在“小奇”的頭部、弦部和眼睛處撩著、撥著、點著。她的雙手伏在了男人的大腿上,頭部溫柔地前後擺動著。


    慕萍則一臉春意地媚笑著微張小口,用伸長的小舌尖輕輕地“掃蕩”著“小奇”的圓圓兩個“小侍從”。她將一只雪嫩的手輕輕地撫摸著男人的臀部。她還非常調皮地用食指輕輕地撫摸著男人的後庭和那後庭附近的敏感區域。


    兩幅美豔異常的臉孔,兩張紅豔性感的小口,兩對美如秋波的眼神加上自己的風流物共同描繪成了一副堪稱絕世的“絕色雙美品箫圖”!而自己就是描成這幅絕世圖景的繪畫大師。


    太唯美了,絲毫沒有淫蕩的感覺!這幅“絕色雙美品箫圖”應該是自己人生中所描繪的最美妙的圖景之一了。雯兒、萍兒,我的大小老婆啊!你們對我童大奇太好了,我感恩你們倆,也深深地愛著你們倆!你們倆永遠都是我最愛的女人!我喜歡甚至是酷愛你們這兩位美人兒同時並跪在自己的面前用唇舌替自己品弄風流物的感覺。


    也許從第一天見到你們倆開始我就夢想著這一天了。夢想著擁有你們倆,夢想著真正征服你們倆,夢想著同時征服你們倆!這一天我終於實現了!


    你們是我心中最美的女人,我童大奇深深地愛著你們!我需要你們在往後的日子中常常以這種並跪在自己面前的方式殷情地伺候自己。我要你們倆同時伺候好你們的男人,你們的老公,你們的“真龍天子”!


    大奇靜靜地欣賞著跪在自己面前的二美殷情地用小口服侍自己風流物的香豔圖景。只見小老婆突然停了下來,她將小嘴湊近大老婆的耳邊輕輕說了幾句,大老婆雖然口中噙著男人的風流物但還是微笑著點點頭。


    接下來的圖景稍有變化。不變的依舊是二美畢恭畢敬地跪在自己面前,但細節卻有了很大的變化。這次變成了小老婆用嘴含著著自己的風流物,大老婆改用紅潤、濕濡、柔軟的小舌尖“掃蕩”自己風流物的兩個“小侍從”。


    二美均媚笑地看著自己,祺雯將香舌“亂掃”,慕萍則將小口快速地吞吐著。大奇舒服地臀部只顫抖,他深深地呼吸著,兩只手分別撫摸著她們的俏臉蛋。


    再過一會,變成了二美同時吞吐著紅潤靈活的小舌尖。她們“合兵一處”同時“掃蕩”著自己風流物的“小侍從”,當然一人專攻一個“小侍從”。然後她們又“兵分兩路”,同時將舌尖沿著“小奇”的身子“掃蕩”。最終,她們的“兩路人馬”——兩條紅舌在自己“小奇”的頭部“勝利會師”。“會師”後的兩條小香舌均在自己“小奇”的頭部上“亂掃”著。兩條紅舌對著“小奇”的頭部猛舔、猛點、猛撩甚至是猛刮。她們更是交替地輪流“進攻”頭部的眼睛。兩人似乎在暗中較量誰的“唇舌功力”更深厚或是更精湛,都大力地飛卷著舌尖“進攻”著“小奇”的頭部、弦部,尤其是眼睛處。


    終於,男人的臀部劇烈地顫抖起來。大奇感到自己似乎要“火山爆發”了。他馬上開口道:“萍兒,你先暫停。讓雯兒來,這是她的第一次。”慕萍相當乖巧地說道:“好的,老公!”她將小嘴停了下來改爲用一只柔荑輕輕地托起男人風流物的兩個“小侍從”。女人用柔荑輕柔而緩慢地撫著風流物的“小侍從”。


    “雯兒,張嘴,快。”大奇顫抖著說道。可是祺雯畢竟是第一次以這樣的方式伺候男人,她驚訝地看著男人似乎還沒明白是怎麽一回事。幸好小老婆慕萍在旁,她可是經驗十足了,因爲她常這樣伺候大奇,她知道大奇即將“火山爆發”。慕萍二話不說當機立斷地用一只手輕輕捏開祺雯的紅豔小嘴,用另一只手扶起男人的風流物將其送入了祺雯被動張開的小嘴中。


    祺雯這才明白原來是這麽回事,她主動地伏動起玉首來,讓“小奇”在自己的嘴中進出不已。慕萍一手繼續輕托撫弄男人風流物的“小侍從”,另一手則極其溫柔地撫著祺雯的秀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