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秘密1-5

时间:2016-05-24 15:54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第一章)初顯端倪


  夜色昏沈,霧霾籠罩下的街道愈發朦朧。昏暗的路燈、刺骨的寒風,無不侵
蝕著掙扎的內心,心裡彌漫著深深的陰霾,正如霧霾下的街道,不知前方路歸何
處。我策劃了開始,卻無法控制結局。


  我和妻子雙雙(化名)是五年前認識的,過了一年開始戀愛,相戀三年後結
婚,現在已婚一年。


  剛認識她時就被她的青春靚麗、活潑開朗所吸引,開始相戀那年她22歲,
身高165,體重50公斤,34C罩杯,26腰,36臀,可以說是黃金比例
了,那胸部正好滿掌一握,豐潤的臀部、纖細的腰肢,最適合後入式,當然那也
是我的最愛。


  小圓臉、大眼睛、櫻桃小口、挺翹的鼻樑,精緻的五官組合成一張極致嬌俏
可愛青春靚麗的面龐。在她們公司裡,她是公認的最可愛最漂亮。


  我就比較遺憾了,170身高,80公斤,這身材還能指望長得帥麼?剛開
始那會她們公司人人都說她白瞎了(當然是指找了我這麼個樣子長相的對象),
但她不覺得,我雖然外貌不佳,但我是真心愛她,呵護她、關心她,她就沖這點
選的我。


  言歸正傳吧,下面開始講發生這一系列事件的開端,也是我現實淫妻欲望的
開端。


  雙雙性格屬於大大咧咧那種,心直口快,沒有心計。


  09年夏天,她們公司各地的員工集於G市某渡假山莊開全國年度大會連帶
旅遊福利,好巧不巧的是同一時間我也要去M市出差,為了能多在一起,我就騙
她說我也是去G市,打算等她結束了我再去M市,反正公司也很寬鬆,那邊也沒
什麼大事,就這樣我們趕到一起出發。


  那天雙雙穿的淡藍色牛仔七分褲,黑色短袖T恤,有點緊身的那種。


  同行的有她們領導和十幾個同事(具體多少人記不清了),三個男的(她領
導王經理和另兩個業務員)其他都是女性。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們領導,平時雙
雙總說她們王哥(她們公司都這樣叫)對她很好,很照顧,我心想,你這麼可愛
漂亮,是個男的都會對你很照顧。


  「你領導平時對誰都那麼好麼?」我邊走邊問道。


  「是啊,平易近人,沒什麼架子,也沒那麼多死規矩。好了,我問你,你到
底是真出差還是看我出差想跟過來溜達?」


  她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我,看得我心裡虛虛的,可再虛也不能表現出來
啊!於是我身板一挺,梗著脖子說道:「一路上你都問我多少回了,就算我想,
公司也不可能跟這我胡鬧吧,公司也不能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安啦,不許懷疑
你老公!」


  「哼哼,誰知道怎麼回事,這麼巧?!」


  你個死丫頭片子,我都說道這份上了,還將信將疑,心想得趕快轉移她的注
意力,於是我嘿嘿壞笑著說:「雙雙,昨天晚上你可是說要……」沒等我說完,
她就狠狠掐了我一下:「要死啦,再說信不信我給你卡嚓了,讓你整天就想那些
沒用的,色狼!」


  說著說著就進了機場,一進門就看到她領導王經理。王經理看著三十多歲,
戴副眼鏡,正常身材,中等身高,比我高一點。印象最深的就是他愛笑,嘴角總
保持那個向上挑的弧度,給人一種親切隨和的感覺。


  看見我和雙雙一進機場,他就笑著迎了過來:「雙雙啊,公司人都到齊了,
就差你了。這就是你男朋友吧?還不介紹介紹?」


  這時雙雙「嗖」的拍了一下我放在她屁股上的手(本來是攬著她的腰的,攬
著攬著就到屁股上了,嘿嘿,你們懂的),貌似有點害羞的瞟了我一眼道:「這
是我對象小野。小野,這是我領導王哥。你們聊,我去換登機牌。」說完拎著包
就走了,搞得我們倆只得莞爾一笑。


  「你好,我是小野,在XX公司做策劃,咱們同行,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呵呵,好說好說,我也就多幹了幾年,將來還得是你們的天下。」


  說著說著,雙雙回來了,挽上我的胳膊:「挺聊得來的啊!王哥可好了,你
們以後多來往來往。是吧?王哥。」後一句是對著她領導說的,這王哥王哥叫得
真親熱!


  「呵呵,這小丫頭。」她領導無奈苦笑。


  「剛才忘了讓你把我的登機牌也一起換了,你在這看著箱子。」說完,我對
她領導點了下頭就往窗口走去。


  換完登機牌回來,遠遠看著他們有說有笑的,離得特別近。忽然,雙雙側了
一下身,她領導的胳膊好像也動了一下,由於有人擋著看不到手。他們是靠著柱
子邊上,看不到我這邊,我也只能看到他們半個身位,等走近了,剛看到她領導
的手的時候,雙雙轉了回來,她領導的手在下面似乎擺了一下。


  我走過去打了聲招呼,看到雙雙眼神好像閃了一下,當時心裡突然有一絲疑
惑,但也沒多想什麼,然後拉著兩個箱子和雙雙還有她領導我們就去過了安檢。
我還納悶怎麼沒有看到其他同事呢,等到了候機廳才知道,原來他們早都過安檢
了,互相簡單介紹幾句,我就和雙雙到一邊過二人世界了。


  由於登機牌沒一起換,我和雙雙也就沒拿到連著的座號,巧的是雙雙的座號
是在她領導和她另一個男同事中間,本來她領導要跟我換座位的,不知道雙雙怎
麼想的,就是沒同意,說是距離產生美,然後就和她同事還有王哥嘰嘰喳喳的嘮
上了。


  無奈的我只好回到自己座位上胡思亂想,可能是第一次在她同事面前吧,有
點不好意思,小女人心思,該做的都做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想著想著就想到我去換登機牌回來時候那一幕,猛地心裡咯登一下,不會是
那個王哥在摸她屁股吧?不會是雙雙故意側了一下讓那個王哥摸得更容易吧?要
知道雙雙的屁股是屬於扁寬型的,比較大,不算太翹,但摸起來肉肉的,摸到襠
部中間時候非常舒服。俗話說翹臀摸側面,扁臀摸中間嘛!


  想到這裡,不知不覺的下面就硬了。在上個對象的時候,由於我樣貌比較困
難,所以總怕對象跟別人跑了,雖然最後她還是跟人跑了。那時候總愛看色情小
說,當看到人妻女友類的時候就深深的沈溺進去不可自拔了,想到前女友在別的
男人胯下婉轉承歡的時候就激動不已,硬得不行。


  現在處的對象雙雙比上一個漂亮何止十倍,身材也是天壤之別,想到這麼漂
亮可愛、身材這麼好的雙雙屁股被她領導肆意地揉捏,雙雙還翹起來讓他捏得更
深入、更方便時,我下面都硬得快爆了。


  不行了,上廁所……各位別想多了,是去洗把臉冷靜冷靜。現在有對象了,
要留給我那可愛漂亮的雙雙不是。


  從廁所出來正好路過雙雙那排,剛才胡思亂想的也過了很長時間,雙雙好像
累了,畢竟昨晚「忙」到很晚,已經蓋著毯子睡著了。她領導王哥也蓋著毯子睡
呢,不過王哥的毯子把靠在雙雙這邊的扶手也蓋上了,從上到下整個一個邊都搭
在雙雙身上,靠窗那個男同事在望著窗外的白雲,不知想什麼。


  走近了細看一下,發現雙雙身上的毯子靠王哥這邊的腰的位置和靠裡面那個
同事的胸部位置有兩條很大的隆起褶皺,就好像這兩個位置有東西突然在下面抽
出來帶出的褶子,而且她毯子蓋得有點歪歪扭扭的。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情況?難道……難道那兩個賤人趁雙雙睡著了在偷摸?
雙雙今天穿的可是大U領的衣服,很輕鬆就能從領口伸進去摸到乳房,再加上她
只穿四分三罩杯的胸罩,從上面是可以直接摸到奶頭的!


  熱血噌的一下直衝腦門,要冷靜,冷靜……深吸口氣,佯裝自然的走過去,
俯下身幫雙雙把毯子蓋好,邊蓋邊自言自語道:「飛機上睡覺也不老實,這毯子
讓你蹭的,感冒了怎麼辦?」


  當我把毯子拉到脖子下面時,由於比較近,發現雙雙的臉紅紅的,本來雙雙
很白,這一紅就特別明顯。同時餘光好像看到靠窗那個同事瞟了我一眼,也就一
閃,沒看太清。


  蓋完了,我就回到座位上,心裡越想越激動,雙雙的臉怎麼那麼紅?靠窗那
個同事當時的表情不太自然啊!還有她領導的毯子邊緣為什麼搭在了雙雙身上?
那兩條長長的褶皺怎麼形成的?這一切都指向一件事:他們在摸雙雙!


  雙雙為什麼臉紅?是睡熱了還是怕被我發現心裡緊張?睡著了還是裝睡?到
底睡著了沒有?我越想越激動,雙雙這麼可愛,卻被兩個男人上下齊手。這麼可
愛的雙雙,昨天晚上還在和我翻雲覆雨,那銷魂蝕骨的呻吟、那盈盈一握的小蠻
腰、那挺翹豐滿的乳房、那大大明亮的雙眸……心裡在胡思亂想,眼睛卻死死盯
著雙雙那排。


  我在她側後面一排,中間隔著過道,看不見那排的具體情況。越看不見越胡
思亂想,越想越瞪著眼睛看,多希望前面有個鏡子……等等,鏡子!他們那排有
窗戶,窗子正好在椅子靠背處,我正好能看到窗戶一個邊。


  我立馬就望過去,眼睛死死地盯著窗子我能看到的那一小條,可讓我極度失
望的是看不到雙雙,只能看到靠窗那個同事右邊大半個身子,他的頭歪到雙雙這
面!剛才明明是看著窗外的,怎麼這一會就轉到裡面了?他在看什麼?我死死的
看著,期望能看到更多。


  這時耳邊傳來起身合餐桌的聲音,是我後面那個阿姨可能要上廁所,就在她
站起來傳出聲音的一瞬間,我看到那窗子反光裡面雙雙的同事的左手一下收到胸
前,整理了一下領口。原先我是看不到他的左手的,同時他的臉也轉到了窗子這
邊……他剛才肯定在看雙雙,肯定在看雙雙被摸,估計他也是在摸著雙雙!


  我可愛的雙雙,你怎麼能讓這兩個賤人摸你,你還無動於衷!心裡糾結著、
興奮著、激動著。閉上眼睛,我要冷靜,冷靜,深呼吸……


  不知過了多久,上廁所的阿姨也早就回來了,估計飛機也快要到站了,機艙
一片寂靜,只能聽到呼吸聲,一聲一聲的沈悶的、舒緩的,偶爾傳來一聲咳嗽:
「咳!」


  「嗯……」


  這是什麼聲音?就在我渾渾噩噩的時候,就在又一聲咳嗽從後面傳過來的時
候,好像、似乎有一聲濃濃的鼻音發出的輕微的急促的呻吟?好像是右前方發出
來的?好像是雙……頓時我拋開一切思緒,凝神靜聽。


  「嗯……」


  來了,又來了!確實是在右前方,真是雙雙發出的。跟昨晚的聲音怎麼這麼
像?這聲音似乎比上一聲要長一點,依然很輕微,就像女人達到高潮之時雖然極
力控制但還是會傳出來一點的呻吟聲一樣!


  雙雙她……還沒想完,我就看到雙雙突然雙臂上伸,好像是打懶腰的動作,
接著站了起來,轉過身。我不知道當時是怎麼想的,看到雙雙轉身的動作是猛地
閉上了眼睛,只留一條很小的縫隙。


  我看到雙雙朝我這邊望了一下,然後扶著椅背面對著她領導,從她領導膝前
挪了出來,剛出來時猛地拉了一下小T恤,蓋住了因為直身而露出來白白的一小
段肚皮。就在她右腿跨到過道,露出半個身子,還沒來得及蓋住那露出的肚皮的
一瞬,我看到她的褲子,褲腰的扣子是打開的! 飛機平緩的下降,耳邊傳來空姐程式化的提示語音,我的心隨著飛機不斷地
下沈而跌入深淵。閉上眼睛,慢慢地,光線消失了,聲音也消失了,週圍的一切
都消失了,只剩下我一人在漆黑的深淵漂浮。


  為什麼?為什麼會允許其他男人對她猥褻?為什麼起身時臉上會帶著高潮過
後的紅暈?她享受這種感覺?她喜歡被別人性侵?她愛我麼?……她愛我!她是
愛我的,她不顧各種閒言碎語的跟我在一起,她曾經溫柔的依偎過我,深情的凝
望過我,從她那時的眼神中我能感受到濃濃的愛意,眼睛是人心靈的窗口,這不
會錯的!


  那次我住院的時候,她一得到消息馬上就趕了過來,那天她正在組織一場重
要的活動,胸牌都沒摘,哭得跟個淚人似的,大大的眼睛都紅了。天天下班都來
陪著我,由於是急性胰腺炎,治療期間不能吃東西,雖然打營養,但是饑餓感非
常強,她就總陪著我聊天分散注意力……


  「想什麼呢?飛機都落地了。哎呀,睡了一路。是不是我沒讓你坐旁邊不高
興啦?說!」正當我沈浸在往日的甜蜜裡時,雙雙佯裝不善的聲音從前面傳來。


  我揉揉眼睛,裝作疲倦的解釋道:「沒有沒有,我是有點累了,休息一下。
終於到了,你們有車接吧?」


  這時王經理回頭有點玩味的笑著說道:「我們一會直接到XX山莊,這次大
會基本都在那。你是要去XX市場吧?坐二號線能直接到那,那裡比較亂,小偷
多,小心點手機錢包什麼的。」


  操,他媽的怎麼笑得那麼可惡?恨不得上去把他的嘴撕開!「呵呵,這邊我
也來過幾次,還算熟。雙雙拿好包,快開艙門了。」


  剛出機場就看到她們公司的標牌,我知道,雙雙該走了,跟她同事一起上那
邊的大巴,然後三天在XX山莊裡,心中滿是疑問卻不知如何開口,掙扎著,迷
茫著……


  「老公,我要走了,他們在等我,你自己小心點,照顧好自己!別吃太油膩
的,只要讓我發現你敢再胖一斤,看我怎麼收拾你!」雙雙環著我的腰,溫柔又
調皮的囑咐我。


  「嗯,你也照顧好自己,多吃點,看你現在瘦的,不要再減肥了。睡覺的時
候空調調小點,你不愛蓋被子,別吹感冒了……」


  「哎呦喂,我說你們小兩口別膩歪了,又不是生離死別,才三天。小野啊,
你放心,你家雙雙不會被狼叼走的!」我去你個十三點,死八婆。說話這個是雙
雙公司裡有名的大嘴巴,八婆一個。本來心裡夠鬱悶的,這死八婆還來打擾我,
我祝你老處女一輩子。


  看著雙雙遠去的大巴,心裡卻沈甸甸的,這麼多疑問究竟是怎麼回事?渾渾
噩噩的直接去了M市,由於是她們公司內部會議(到那才知道,往次都是有優秀
客戶參加的,我是可以混進去),我進去不?


  第一天晚,雙雙來短信:「老公你幹嘛呢?坐那開了一天的會,各種演講報
告都煩死了……」


  第二天晚,雙雙來短信:「老公,今天拓展訓練挺有意思,哈哈,王哥笨死
了,拖累我沒拿到第一……」


  第三天晚,雙雙來短信:「老公,我想你了。今天穿套裝太難受,還要保持
身姿體態,又做大幅度動作,差點沒摔了……明天我就回去了,不用來送我了,
我們直接車送到機場,你來回也挺麻煩的。你也早點回來哦!想你的雙。」


  這些都是她告訴我的,那有沒有她沒跟我說的?期間有沒有發生過「特殊事
件」?她所不知道的是,我在第三天上午就已經回家了,M市本身也沒有太多問
題,再加上我也沒心思,所以草草結束,回家休息休息。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第二章)新生


  陽光明媚,百花競放。


  昨夜的一場夏雨沖走了浮躁的灰塵,清新的空氣、涼爽的微風,如初戀時的
心動,讓人陶醉沈迷。


  北方的夏天就這點好,在雨後初晴的午後,攜著最喜歡的書籍,覓一處斑駁
搖曳的樹蔭,坐下,靜閱,在大自然清爽而又溫柔的懷抱中,你會發現,原來生
活也可以如此愜意。


  而我,此時此刻,卻懷著複雜難明的心情,撥通了雙雙的電話。


  「下飛機了?累壞了吧?」


  「還好啦,穿了一天的公司制服,腰酸死了。昨天不是跟你說過晚上開全體
員工PARTY麼,本來要換便裝,結果拓展老師說這也是拓展的一種,女員工
還是套裝,男員工也得正裝,又折磨了大半夜,渾身都酸痛。老公你什麼時候回
來啊?我要你給我按摩,上次到現在都多久了,一讓你按你就不好好按,記住了
這次要給我從頭到腳的好好按按,不許分心!」


  雙雙平時最討厭穿職業套裝,穿一會就渾身難受,這回讓她整整穿一天加大
半晚,也真有得她受的了。


  想到這我頓時心疼道:「好好好,心疼死我了。乖啊,我這馬上就完事了,
估計兩三天就能回去,到時候你想怎麼按就怎麼按,絕不搗亂!」


  真想馬上就過去,雙雙這麼疲憊,最需要一個人來陪她,讓她能完全放鬆,
好好歇一歇。可是我騙她還在G市出差,不能穿幫啊,到時候怎麼解釋?只能心
疼又遺憾了。


  「這回你要記住哦,要是敢食言而肥,看我怎麼收拾你。」又是連小撒嬌帶
小威脅。雙雙啊,你不知道你越是這樣就越容易激發男性的慾望麼?


  「不會不會,乖乖老婆大人遵命,小的絕不食言而肥!今天都下午了,你們
應該直接休息吧?不用再去公司了吧?」


  「哈哈哈,就知道哄我。下午沒事,明天休息一天。就是公司不放假,本大
人也不去,看王哥能拿我怎麼樣……好了好了,我上車了,你也忙吧?麼~~晚
上聊。」


  「嘟……嘟……嘟……」聽著手機裡那永?不變的結束音,心裡頓時醋意橫
生。恐怕那個王哥都已經把你怎麼樣了吧,還能再拿你怎麼樣?想到這,突然又
莫名的升起了一絲興奮……


  漫無目的的閒逛,想著從認識雙雙到確定戀情進而到第一次……接著到現在
所發生的種種,找不到什麼疑點啊!雙雙應該是真的愛我,否則我一個窮屌絲不
高不富不帥的,她怎麼會跟我在一起?她又不知道我家裡的情況。


  唉~~雙雙也夠苦的,跟著媽媽長大,她父親在她上小學時因為一次別人的
意外把自己命搭上了,人沒救成,自己也去了,剩下她們母女倆。她媽媽也很要
強,怕雙雙受委屈,硬是自己一個人把雙雙帶大。一個工廠普通職工,雖然國企
有些福利,但恐怕也是入不敷出,這些年的辛酸苦辣不足為外人道也啊!


  想著想著,突然發現這週圍怎麼這麼熟悉,這不是雙雙公寓這條街麼(由於
雙雙在她們公司是優秀員工,銷售業績始終名列前茅,所以她們公司為她租了間
小公寓式,也就是一屋一廚的那種,她有幾個同事也住這)?我得趕快走,一會
雙雙到了看到我就麻煩了。


  正想要走,突然頓住了,一個想法竄了出來,我可以先藏起來,看看她,看
看會不會有意外……真費勁,這破地方還得刷卡,幸好有個大媽,被我略施小騙
就跟著混進來了。


  雙雙住十二樓,我出了電梯直奔消防樓梯走去,進了樓梯間把門半掩,正好
能看到雙雙屋子的房門,我就藏在安全門後面,心想是她自己回來呢還是會帶個
男的(王哥)?她這麼累,肯定直接回來,不怕空等。


  打定主意後,我就開始了漫長的等待,心裡既希望是雙雙自己,同時又有點
期待會有另一個人。雙雙會帶另一個人到自己屋子裡嗎?萬一要真有別人,那他
們會在裡面做什麼?雙雙不是很隨便的人啊,跟她第一次都是我費了九牛二虎之
力,趁著她父親忌日後在她需要安慰的時候才得逞的啊!雖然她處過一個對象,
不是處女了,但也不是隨便就會跟男人上床的,平時穿得也不像那種亂交的女孩
啊,可是在飛機上又是怎麼回事?剛才通電話一提到王哥怎麼就匆忙的掛了?這
三天會不會跟他……


  心裡各種胡思亂想,越想就越是期待雙雙出現,越期待就感覺時間太慢,糾
結、掙扎、興奮,心裡如萬馬奔騰,塵漫天際……就在我感覺等得快過了幾個世
紀時。


  「叮……」


  電梯!頓時熱血上湧,汗毛都立了起來,我悄悄的湊到門縫,瞪大了眼睛。
剛聽到電梯開門的聲音,接著就傳來了撒嬌似的女音:「終於到家了,可累死我
了,都怪你。」


  是雙雙的聲音!等等,『……都怪你?』就在心裡剛閃過這個疑問時,又傳
來了一個男聲:「好了好了,呵呵,快進去吧,好好睡一覺,多休息兩天。這不
是捨不得你麼,我早就知道,你早晚要出嫁的,要有你自己的婚姻,你自己的家
庭,我們早晚會結束……」


  是雙雙和王哥,視線裡王哥一手拉著箱子,一手輕輕的挽在雙雙腰間,雙雙
疲憊的輕倚著他,任由王哥擁著走到房門前,從包裡掏出鑰匙,打開房門,兩人
進屋,關門。在關門的瞬間,我看到雙雙一臉疲憊,不見往日的活潑。


  空蕩蕩的,黑暗慢慢地籠罩了我,我猶如擱淺的魚兒,拼命地呼吸,卻沒有
一滴水。猶如溺水的鳥兒,用盡了所有體力也沒有找到一根可以休息的枝條,沈
入了大海。


  他們進去了,他們在幹什麼?那個快四十歲的老男人在肆意地享用我的雙雙
麼?他早已享用過了……


  不一會,「卡嚓……吱……匡!」是開門和關門的聲音,「啪嗒、啪嗒、啪
嗒……」是男人皮鞋的聲音。


  我回過頭,瞥了一眼門縫,是王哥。他走了,把雙雙送到家就走了,沒有過
多停留。他走得很輕快,也走得很灑脫,甚至走出了《再別康橋》的感覺:「輕
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混亂的思緒不斷在我腦中徘徊,迷茫的心靈不知何處是希望,那一絲可惡的
興奮始終在我心頭縈繞。


  掙扎、仿徨、痛苦、哀傷,彷彿一切悲傷的詞語都無法形容我此時的心情,
就像你想奔跑,卻發現雙腿被綁著,留在原地,身後卻有滔天洪水肆意彌漫,彷
彿下一秒就要把你淹沒。向上,卻發現整個天空烏雲密佈,彷彿一張遮天蔽日的
魔鬼的臉向你撲來,要把你吞噬,而心中卻還有那麼一絲興奮,希望這洪水、這
魔鬼來得更兇猛一些……


  「鈴……鈴……鈴……」一陣鈴聲把我拉回了現實,是雙雙打來的。


  「……」心中有千言萬語卻不知該從哪一句開始。


  「是小野麼?怎麼不說話?喂?」


  「啊,是我。老婆……到家了?」


  「嗯,剛進屋。好喜歡我的床啊,真舒服啊,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了。你幹
嘛呢?老公,剛才怎麼不說話呢?還以為我打錯了呢……我想你了,老公……」
雙雙的聲音透著一股慵懶的味道,她是真的累了。


  「想你呢,想著想著你突然就來電話了,搞得我一下不知道說什麼了。」


  「哈哈哈……笨蛋。我親愛的大老公,你在外面一定要注意好身體,按時吃
飯,不要吃油膩的。醫生說你年輕,好得快,但必須平時多注意,要不然還會再
犯的。當初看你痛成那樣,我好心疼!保護好自己以後不要讓我心疼好麼?」


  「……好。老婆,你愛我麼?」


  「幹嘛啦,要死啦你。老公,你給我唱首歌唄,我可想聽你唱歌了,你不知
道,第一次聽到你唱歌時都把我驚著了,當時想,哎呀,這小夥嗓音這麼好,唱
得這麼好聽呢!老公,你給我唱一首嘛!」


  「好,你先說你愛不愛我,完了我就給你唱。」


  「好啦好啦,老公我愛你,永遠都愛你。」


  「真心愛我麼?寶貝,這一生都只愛我一個人?」


  「要死啦……下輩子也只愛你!給我唱哪首歌哩?上次你唱的《天意》真好
聽。」


  「真的愛你!」


  「哈哈……不要吧,那是唱給媽媽的。」


  「無法可修飾的一對手,帶出溫暖永遠在背後,縱使囉嗦始終關注不懂珍惜
太內疚……春風化雨暖透我的心,一生眷顧無言地送贈……是你,多麼溫暖的目
光,教我堅毅望著前路……請準我,說聲,真的愛你……」

上一篇:大姦的中年女人 下一篇:美麗大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