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沈溺於爱戏

时间:2016-05-24 15:54

.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嗯!文治,你知道吗?妈妈是在怎麽样的心情下把你扶养长大的?在你出生的时候,妈妈因为大量出血,简直是死定了,但妈妈还是对医生说∶『我怎麽样都无所谓,但千万要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呀!』就这样,妈妈昏迷了,等妈妈醒来时,你已经呼呼地睡在妈妈之身边了。」文治是我的生命。


  谈到这些话的时候,正是文治面临要不要升中学的关卡。


  文治第一次听到谈及自己出生时的故事,一双眼睛睁得圆鼓鼓地。


  不只这一些,丈夫文造天生的风流成性,不管任何时候,身边总少不了有个女人。当时也不例外,一通女人来的电话,就把丈夫叫出去了--文造你快来嘛!


  接到这样一通电话的我,全身唯一剩下的感觉就是悔恨。丈夫是一个脾气暴臊的人,他总是说--男人的世界那里是女人可以了解或忍受的?没有一、二个女人在身边,工作怎麽做得下去呢?奶简直是麻烦,而且给我极度的不自由感,奶安静点,只要照着我的话做就可以了。


  他一直是用这种话来掐住我的喉咙。我也曾好几次带着文治想去寻死,而徘徊在不归路上。什麽也不懂的文治,边舔着我买给他的棒棒糖。


  死?这倒底是什麽样的一种事?对一个才五岁的文治而言,是不是也模模糊糊地有些似懂非懂呢?我从来也没对他提过这样的事时,他怎麽会--他真的只是一个小孩子吗?如果是,他怎麽可以看穿母亲心中想的事呢?


  看看他那天真无邪的样子,说什麽也不是该死的人。於是我也想过一个人死了算了,但是留下文治一个人,我又怎麽忍心呢?


  每当下定决心想死的时候,文治的事就不断地环绕着思绪。


  文治是我的宝贝,文治是我的生命。


  这样的文治,现在竟也是个大学生了。他的体格真是棒极了,和他走在一起,才发现他的身高已超过他父亲,有时还会给我一些奇妙的感受。在热闹的地方走着时,那些来来往住的人们,似乎都把我们当成是有钱妇人带着小白脸逛街呢!


  我把这种心情告诉文治时。


  「那麽,我们就照这样演个戏吧,一定很有趣。」他高兴极了,真是个没心眼的孩子。


  我们一起到京都旅行的时候,饭店里的侍者竟然把文治当成是我年轻的丈夫。


  文治竟也顺他的意,活像个护花使者般,时而替我整整衣襟,时而搂搂我的肩,故意在众人的面前做些亲昵的举动,然後又自己很得意地大笑起来。


  这时候的文冶,有时候也常会有女人打电话来给他。而我就会深深感受到我的文治要被人夺走了,焦虑不安┅文治不在的时候,我有时只是拿起话筒听对方的声音,然後不回话就把电话切了,严重时我会问∶「你们到底有什麽关系?请奶别再来缠我家的文治了。」文治知道这事後,「妈妈,奶太过份了!班上的女同事说再也不打电话来我们家了,人家只不过是有事要找我呀!」他非常不满。


  「我只是觉得,好像有那来的女队,要把我的文治抢走呀!」那个女孩,只是和他同一社团的女生罢了。他当时也说了,因为她向文治借了笔记,所以想要还给他,但这在我心中,却生起了强烈的嫉妒。


  (文治是我的儿子,我不会把他让给任何人。如果我要让文治永远都不离开我,我该怎麽做才好呢?)这一种想法愈来愈严重。


  而我的丈夫则是老样子,常常藉要出差的理由不回家。如果回来,也多是在午前,如此一来,我的思绪就更有时间飞向文治了。继我丈夫之後,文治又要被抢走了,我感觉到自己已经变成一个神经质的人了。


  不管文治长得多大了,在我这身为母亲者的面前,他永远和十八年前一样还是个孩子。


  「妈妈,我明天要去旅行哦!」他这麽说的时喉,我大概已经知道他是要和谁同行了。


  目的地是信州,他们先在有湖的镇上过一夜,然後再由雾蜂徒步回来。从文治都不稳定的样子看来,这应该是他生平第一次和女性一起出游吧!


  等他去旅行回来,就再也不是我的文治了,我心中十分焦虑。


  他说明天要很早起,所以早早就上床了。我洁净了我的身体,来到文治的房间,我穿上了以前与丈夫新婚旅行时穿的,有些过於华丽的睡衣,撒上了已很久不曾洒过的香水。我知道,年轻男人对香水的锈惑总是缺乏抵抗力的。


  打开房门时,里面已熄了灯,安静中音乐声缓缓流放着,看来应该还没睡着。


  「文治,你睡了吗?」「还没,有什麽事吗?妈妈。」站在门口的我,由於走廊上的灯光,使身上的衣服微显出透明,而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是清清楚楚映现出来的。


  「嗯,文治,你是第一次要和女生去旅行吧?你从来没有玩过女人吧?」对个性认真的文治而言,只要遇到一点稍微的大事,他都会向母亲报告的。一旦知道了女人的身体,文治会表现出怎样的态度,这也是可以猜测的出来的。


  而这一类的感觉似乎还不曾有过,也不曾感觉到他在外偷情後的快乐模样。这麽一来这次旅行的真正目的,可以很容易了解,正是为了尝试与女人同睡一张床的乐趣。


  「和女人同睡一张床这种事,不管对女人或对男人来说,第一次都是很重要的,当时的印象,将一生留在这两个人的中心。如果做得太笨拙,这对男人将是一生的耻辱。妈妈我希望儿子可以好好地成为一个大人,而且能和初交往的女人顺利进展,所以我必须教导教导你。我想这也是我的责任之一。妈妈呀,希望文治不会太害羞,毕竟文治的耻辱也是是妈妈的耻辱,对不对?让妈妈来教教你吧!」心想他应该是会拒绝的。


  但文治什麽也没说,他仍躺在床上,只是把眼睛睁得像盘子般,瞪着我的睡袍看。


  我很快地滑进了文治的身边,我在睡袍下,当然是什麽也没穿的。在钻进被窝时,睡袍被扯了上来,赤条条的腿就碰到了文治。


  这时候的我,与其说是一位母亲,还不如说是一个调戏男人的女人。也不知在什麽时候,文治的腿已长满了腿毛,那毛绒绒的感笕真是舒服极了。而文治对我这年龄只有三十九岁的母亲所拥有的滑细的双腿,也不知不觉紧紧地缠住了。


  文治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但却为了给我一些空间而把身体挪动了,这或许就是文治的回答吧!


  我轻轻触摸他双腿之间,那东西立刻硬挺挺地抬了起来。我想是因为他真的年轻吧!当我伸手拉下他的裤子,握住他那家伙时的感觉,我永远也忘不了,这是全然无垢,全然不知污秽为何物的我的「儿子」。


  这也是母亲的权利之一吗?文治顺从地协助我为自己脱下裤子,他先把屁股抬高,等裤子脱到腿上时,又屈起双脚,好让裤子很轻易地脱下来。


  「让我亲亲你。」我这麽说着,就钻进被单中,用嘴含住了他那家伙。男人的味道强烈地传了过来,那巨大的家伙满满地塞了我一嘴,我用手搓动男茎,它则更迅速地在我口中增大。


  「妈妈┅」文治不住地叫出声来。


  文治的头上下左右乱转,似乎已经忍受不住了,然後用手按我的头,想阻止我,因为如果再下去,游戏就会结束的。


  当我的口离开他那家伙时,我的上身很快与文治的胸重叠在一起。